无法根治‧性情大变‧带刀嫂中降头20年

无法根治‧性情大变‧带刀嫂中降头20年(槟城11日讯)在快捷通巴士上持利器伤及司机的49岁妇女张兰娇的家人声称,她是在20多年上山拜神时,不慎误踏茅山师傅布下的“斗法阵”而中降头,便开始性情大变,但四处求神解降后仍无法完全根治,以致多年来她的神智时好时坏。张兰娇的哥哥张福强说,妹妹儿时与一般儿童无异,年轻时精神状况良好,还协助双亲打理菜园。“可惜在她27岁那年,她去住家附近的山上的神庙祭神后,就开始性情大变不时都会在家中歇斯底里,初期的情况很严重,甚至一度要杀了家里一只黑狗以取其血饮用。”上山拜神误踩斗法阵“当年双亲对于她的情况完全摸不着头绪,至到有人前来告知,原来妹妹去拜神期间巧合的遇上了茅山大斗法。山上神坛的修道者在上山的沿途埋下了很多的符咒,妹妹就是这样的不慎踏进了符咒阵而中了降头。”张福强接受《》独家访问时这样说出妹妹的坎坷一生。张兰娇在出事前是与他同住,兄妹俩在父母逝世后就一直相依为命过生活。他直言,当年该神坛理事曾表示愿意协助妹妹解除降头,但双亲对于对方的诚意有所保留,最终婉拒了对方。“之后很多年我们四处找神医医治妹妹的降头,多年来妹妹的情况已经改善了许多,不过后期她不愿意再喝神符水,以致她的降头无法完全根治。”他坦言,一般时候,妹妹的情绪都很稳定也不会做出任何伤人的事件,除非她受到伤害或刺激,才会出自本能的反应,做出保护自己的举止。“很多年前确实她曾一次去伤人,当时对方与另一名男子承包了附近的榴槤园,并在该处作业时,破坏了衔接到我们住家的水管,妹妹为了此事情绪激动而伤了对方的老闆。”自己耕种卖香蕉叶餬口张福强说,他们共有5名兄弟姐妹,双亲在17年前去世后,大哥也在多年前逝世,目前就剩下他及另外2名姐姐及张兰娇。“两名姐姐居住在附近,而老家就只有我和妹妹张兰娇,平时我们都是自己耕种的农作物及採香蕉叶等到市场上卖来换取生活费。”记者问及兄妹是否有申请福利援助时,他坦言因为他们并不清楚如何申请而作罢。住户少山径没路灯张福强说,他们出自娘胎就居住在该处,而双亲去世后老家就剩下他及女被告张兰娇相依为命。“这山头就仅有我们一户人家,政府鉴于住户稀少为理由,所以一直来都没有在通往我们住处的山径安装路灯。”他指出,妹妹习惯了每天趁天还未亮就摸黑,从住家走约数公里的山路到垄尾绿园乘搭公共巴士。偶尔发作屋外挥动扫把张福强说,妹妹有一段时间都没有发作,只是最近她会在屋外挥动扫把,偶尔还会在睡觉时乍醒,不断自言自语的说有人作弄她,然后径自跑出屋外。“妹妹儿时与一般儿童无异,虽然幼时曾跌倒头部撞到石头,以及年轻时曾擅动膜拜神灵祭品而冲撞神灵,但经过治疗与祭拜后回复正常,还能协助双亲务农。”被抢到怕带刀防身“妹妹是被抢怕了,才会带刀防身。”张福强指出,其妹每天起早摸黑苦干,辛苦採收姜花、香蕉叶、香料然后带到巴剎卖,以换取20令吉至30令吉生活费。可是家里最近频频入贼,她在往巴剎的途中也连续被抢劫3次,所以才逼不得已携刀防身。可是,家人怎幺也没有料到,原来只是用来自我防卫的刀子,竟会出事。“单在今年农曆新年期间,家里已入贼3次,今年3月再有毛贼潜入偷走兰娇的零钱、就连家里的农作物也不放过,家里多番入贼也让妹妹不开心,最后被迫拿着刀出门防卫。”他说,以往妹妹都是很少出门,都是在山里採收农作物,由他责载送下山变卖,再把钱交给她。“由于我在7年前曾因交通意外暂搬迁他处疗养,妹妹才开始清晨起身,从住家走约数公里山路到垄尾绿园乘搭巴士到巴剎送货。虽然我康复后愿意帮她送货,但她坚持自己处理。”搭巴士20年首次发生冲突张福强指出,从以前的黄巴到快捷通巴士,一般上巴士司机若碰到相熟的搭客,在对方的要求下都会行个方便,让搭客在最靠近的地方下车。他说,妹妹搭巴士都超过20年了,这次会发生冲突,也相信是新司机坚持要在巴士站停车,以致妹妹情绪出现波动。不过,他说,他与妹妹平日也是很少交谈,因此也不清楚事发经过。出事后2天,他曾到警局见其妹一面,当时也来不及向她了解事情的来龙去脉。【新闻背景】不满巴士拒停门前捅司机张兰娇是在本月6日疑因不满快捷通巴士司机没停车在她家路口,而取刀刺伤司机,导致司机艾沙慕汀大腿主动脉被刺断失血过多,陷入昏迷。根据警方调查,艾沙慕汀当时是驾着巴士往浮罗山背途中,突然与张兰娇起口角,不久就被刺伤右大腿,他停车后坐跌在巴士上,血流不止。张兰娇是在隔日被警方逮捕。张兰娇在週五(10日)被控以危险武器致伤司机,她认罪不讳。/报道:洪健翔、黄方济‧2014.10.11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