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民安全比条例重要“别拆我们花园围篱!”

新闻特区:巴占东苑花园

居民安全比条例重要“别拆我们花园围篱!” 李国雄由于担心住家一再入贼,巴占东苑花园居民协会未获怡保市政厅批准之下自行搭建围篱作为安保措施,遭市政厅指违法须拆除,83户居民联合呈函求情,要求政府以社区安全为考量,暂缓执法,及重新批准围篱申请。


怡保市议员刘国南今早召集居民与市政厅官员出席对话会商讨问题,不过市政厅没派代表到场。刘国南过后继续沟通并于中午时分在其手机媒体群组通知,市政厅原定在周三进行的拆除行动已展延。

刘国南也要求居民协会重新提呈申请,包括提供围篱、保安亭等结构的资料。

巴占东苑花园有89户人家,今日约有40人出席对话会,涵盖华巫印裔。

刘国南在对话会指出,巴占东苑居协去年8月25日曾向市政厅计划组申请在该住宅区设立保安系统及围篱计划,但在未获批准下,就先在多个路口处设置生动性的围篱。

居民安全比条例重要“别拆我们花园围篱!” 刘国南展示83户居民提呈的求情信。

阻碍市厅管辖公路促拆围篱


他解释,围篱虽非固定性,但已阻碍了市政厅管辖的公路,故该厅10月11日援引1974年道路、沟渠及建筑物法令第46条文,向居协发出通告,要求自行拆除围篱。

他说,居协被要求拆除该社区5个4尺高的围篱、1个警卫亭及1个出入闸口,居协11月6日提呈求情信予市长拿督占比曼,不过,11月15日回函要求居民遵守指示。

“筑起的围篱会形成公共场合的障碍,阻止公众使用该路。因住宅单位不属于分层地契,私自关闭路段已属违法。围篱及警卫亭建在市政厅保留地段,也属于破坏及公众障碍。”

他希望市政厅能在此事件上,给予东苑居民详细的说明,好好讨论并达成共识,避免引起不愉快。

居民安全比条例重要“别拆我们花园围篱!” 出席的居民一致举手赞同向怡保市政厅求情,并再度申请建围篱。

居协主席:为居民安全爆窃抢劫频传才围篱自保

居协主席李国雄指出,鉴于该区3至4年来频频发生爆窃与抢劫事件,也出现可疑人按门铃试探,为保障居民人身与财物安全,去年初便开始推动围篱计划。

他说,居协去年3月曾向市政厅提呈申请,惟毫无音讯后,8月再度提呈申请却不被当局批准,11月向市长求情。

居民安全比条例重要“别拆我们花园围篱!” 李国雄

“考虑到居民的安全,围篱计划刻不容缓,如今围篱设施已做好,当局又不予批准,到底是人民的安全重要,还是遵守法律为前提重要呢?”

他认为,当发生攫夺或爆窃案件时,并非市政厅职责保护人民的安全,人民设立围篱及雇用保安人员只为自我保护,故市政厅在考量执法时,应理解人民的需要。

据了解,怡保有众多住宅区自立围篱计划,当中不少没有取得市政厅的批准,市政厅早前是接到有者投诉东苑花园围篱计划,并对其采取执法行动。

李国雄透露,在推动围篱计划时,89户中有3户居民表示反对,居协以大多数住户同意而设立围篱及保安措施,相关3户居民并没有缴付费用,但居协也不为难他们,依然可自由出入社区。

他继说,由于社区内还有其他住宅区,故围篱范围只在不影响其他社区的道路,外围邻里虽无法享有围篱,却可免费得到保安人员每小时的巡逻服务。

歹徒开罗里入屋“搬”家

从多名居民口中得知,该社区新建初期频频发生盗窃案,甚至有歹徒开罗里入屋“搬”家,其他居民还以为屋主在请人装修。

居民指歹徒不在夜间偷窃,因住户多在下班时间后待在家里,通常都在下午时分,确认家中无人后,潜入屋内偷走值钱品,包括护照及金饰等。

居民也指歹徒“识货”,看似普通树根,但实际是收购价2000令吉的装饰木也不放过。

居民安全比条例重要“别拆我们花园围篱!” 居民罗志强展示2016年末的办案书,当时他仅外出数小时,住家便被爆窃,损失高达2万令吉。

●罗志强(62岁):住家遭爆窃失2万

2016年12月一天上午8时许出门,中午12时就返回住家,岂料不到4小时内,住家就被爆窃,损失2本护照、信用卡、蓝宝石戒指、玉石、钻石首饰、手表及名牌皮包等约2万令吉财物。

当时社区还没有设立围篱计划,也因外出仅数小时,没有开启住家警钟系统,即便住家已按上铁花,小偷依然从屋顶打破天花板潜入,并撬开屋内房门。

居民安全比条例重要“别拆我们花园围篱!” 邱尔其

●邱尔其(55岁):窃贼偷2千元装饰木

窃贼不仅偷取金饰钱财,2年前某天夜晚也相中我家庭院的装饰木,虽然看起来就是一般的木头,但其实该装饰木是用2000令吉买下,十分昂贵。我希望市政厅能够谅解,批准我们的围篱计划。

居民安全比条例重要“别拆我们花园围篱!” 刘柏理

●刘柏理(53岁):常见可疑者徘徊

社区在设立围篱计划前,经常有可疑人物埋伏,当巡逻队经过时,假装若无其事的离开现场,我也常看到骑摩托车的可疑者逗留并东张西望,相信是准备干案。

居民安全比条例重要“别拆我们花园围篱!” 吕恒毅

●吕恒毅(36岁):盼以居民安全为重

希望市政厅能以广大居民安全为重,从居民的意愿与需求考虑,并理清投诉者的具体原因后,给予居协清楚的交代。除非围篱计划对投诉者构成安全威胁,否则不能只理会投诉者的个人情绪及不方便,而忽略大多数居民的权益。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