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收到一封「星期一的邀约信」,寄件人署名:「人生」?

她收到一封「星期一的邀约信」,寄件人署名:「人生」?

「我再次歪着头读着这张飘落在地上的纸。

亲爱的露西.席尔柴斯特,
妳在五月三十日星期一与我们有约。
人生 谨上」──西西莉雅.艾亨,《星期一的邀约信》

如果有一天,我们可以和自己的「人生」对话,你第一句想说的、想问的会是什幺呢?还是你害怕和主角露西一样,在听到「人生」诚实的答案之后,无法面对那随着许多秘密、遗憾、错过而来的天翻地覆?

「人生。是啊,没什幺不对。我的人生需要我,它正经历一段难熬的时期,而我却从未真正关心过它。我左顾右盼,忙着做其他的事……。我必须去跟它见个面。」

然而,露西在赴约后,却发现自己活生生是个被人生纠缠上的倒楣鬼。她对人生的第一印象奇差无比,她的人生外表邋遢、处境灰败、态度不耐,偏偏对她知之甚详,又毫不留情地戳破她种种有所保留之处,让她倒足胃口。露西想置之不理,人生却穷追不捨,逼着露西不时回想起她失去的一切,让露西的过去无所遁形。过去也就罢了,更严重的是,人生可能阻挠她发展新恋情

露西是这幺介绍自己的:「两年前,我抛弃了交往五年的男朋友,辞去工作,把公寓卖掉,租一间小套房。现在,我有一个我超喜欢、翻译使用说明书的工作。」然而,在和她的「人生」搭上线后,才发现完全不是这幺回事!

实情是:她现在的工作薪水只有以前的一半,套房的大小只有以前公寓的四分之一,而且,「好吧。我是骗人的。是他甩掉我的。」

看到这里,你或许会问:露西为什幺要说这幺容易被戳破的谎呢?作者西西莉雅欲点出一个现象:为了避免使自己面临认知失谐的无力感,人们在陈述自我状态时,首先要说服的对象往往是自己。「工作就是我的娱乐」、「5坪的房子也能是小豪宅」……诸如此类的自我催眠来自社会结构与媒体文本的强化,书中的露西有扮演全知角色的「人生」引领她突破盲点,那幺现实世界中的我们呢?

 ※ 立即前往试读《星期一的邀约信》►►►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