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人的职场求生术(一):金戈铁马逐功名 (下)

►古人的职场求生术(一):金戈铁马逐功名 (上)

天地颠倒反

这起因为王韶的拓边计画所导致的攻防战,最后以李师中的去职,结束了王安石、文彦博交手的这个回合。换句话说,神宗为了表达对于王韶的支持,选择撤换身为主官的李师中,改以秦凤路副统帅窦舜卿接任主官。然而,事情并未至此告一段落。新任主官窦舜卿就职后不久,便上奏批评王韶招抚蕃部举措不当,造成蕃部率众入侵边界。

为了再次表示对于王韶的认同,在王安石的提议下,神宗又撤换了窦舜卿,改以安石的政治盟友韩绛(1012-1088)之弟韩缜(1019-1097)担任王韶的直属长官。

有鑒于数任主官都因为不与王韶配合而去职,韩缜到任后积极与王韶合作,两人一时相安无事。然而,个性粗暴的韩缜却因为责罚部属过重,因而遭到朝廷解职。雪上加霜的是,新上任的秦凤路帅臣郭逵(1022-1088)亦不支持王韶的拓边计画。为了替王韶争取施展空间,王安石建议神宗在秦凤路主帅办公室(秦凤路经略安抚司)之下,另外成立一个专责主持拓边计画的营运处:洮河安抚司。

如同〈「白纸黑字」的陷阱〉一文所提及的,为决定营运处长(洮河安抚使)的人选,神宗与宰执大臣们还因此召开内阁会议,最后决定由王韶担任此职。

古人的职场求生术(一):金戈铁马逐功名 (下)
笔者曾于〈「白纸黑字」的陷阱〉一文详述王韶如何获得洮河安抚使一职,欢迎有兴趣的读者朋友一併参考。(图片取自日文维基「锻冶屋」条目。)

比起任事之初只是小小的祕书一职,王韶现在已是手下有钱、有兵、有粮的中级主管。即便如此,洮河安抚司有关调动军队、粮草的相关业务,仍须受到秦凤路统帅的监督。是故,王韶内得抵抗直属长官郭逵的阻碍,外得应付国防部诸位官员的抵制。有感于此,王安石曾当面向神宗抱怨王韶面临的困境:「今天王韶只能用二、三成的心力经营边事,其余的精神都花在防範政敌的陷害与阻挠。如此,您怎幺能期待王韶的计画能有重大的成果呢?」[9]

王安石所言,确实精确地描述了王韶所身处政敌环伺的职场环境。不过,有赖于王安石的大力支持,即便面对主官们的反对意见,王韶也未必一味挨打、落居下风。以下一则关于王韶与郭逵斗智的故事,着实是个鲜明的案例:

根据这则故事,郭逵在担任秦凤路统帅时,王韶因为要规划拓边计画而被派至前线。郭逵知道若是王韶的想法得以落实,将会挑起与吐蕃诸部的战争,便假借王韶办事违法,下令拘捕其部属。王韶读了郭逵批示的逮捕令之后大怒,当着使者的面,将公文怒摔在地。过了一会,王韶又将逮捕令捡起,转身进入内室。

不久,王韶步回前厅,却当着来使的面撕毁命令。郭逵获报,便立即上奏神宗,谴责王韶毁损主官命令之罪。想不到当神宗询问事情本末时,王韶竟像变魔术般将完好如初的逮捕令上缴朝廷。受到王韶的巧计欺瞒,神宗自以为受到郭逵的愚弄,自此不再信任郭逵对王韶的批评。王韶也得以甩开郭逵的掣肘,专心于自己的拓边事业。

若是仔细比对传世史料,笔者认为这则故事的真实性似乎有待商榷。举例来说,按照这篇叙事,郭逵担任秦凤路统帅的时间点,似乎在王韶被派往该路之前。然而,王韶早在熙宁元年(1068)年底,便已被派往秦凤路担任祕书官,反而是郭逵在两年多之后才接任秦凤路统帅。再者,与其说神宗是受了王韶的欺骗,因此不再相信郭逵,倒不如说神宗是为了表示对王安石的完全信任,因而连带支持安石的爱将王韶。

事实上,神宗对于王安石是王韶坚定的政治盟友一事,早就知之甚详。因此,神宗不仅曾多次明示安石,可用私人信件与王韶联络(皇帝大多担心臣僚互相结党,是故神宗此举,实则象徵对安石极为信任);甚至,当安石于熙宁七年(1074)迫于反对舆论的压力,主动辞去行政院长(宰相)一职时,神宗还特地下诏指示安石:「王韶听说你自请离职,感到非常不安。又有奸险小人散布朝廷要另外派人取代王韶的谣言,使得他根本没办法专心工作。我虽然已经下诏跟他解释,你再帮我写封信好好安抚他」。[11]

是故,比起由自己亲自下达命令,神宗比较偏好以王安石担任联络王韶的窗口。反过来说,神宗亦是认为比起自己,安石与王韶的交情更为友好亲近,因此由安石传达这些消息,更能收事半功倍之效。

古人的职场求生术(一):金戈铁马逐功名 (下)
与人在前线的王韶相同,在朝为官的王安石也同样面临政敌环绕的四面楚歌之境。在安石的政敌之中,最有影响力的,当属神宗之母宣仁后高氏。关于安石此时背负的批判声浪,欢迎各位参考拙作〈侏儸纪公园的高压电网〉。(图片取自中文维基「宣仁皇后」条目。)

即便前述王韶与郭逵斗智的叙事真伪令人存疑,这则故事仍然点出了几个事实:第一,郭逵确实积极杯葛王韶的拓边计画。第二,如同前几任秦凤帅臣,在王安石的帮助下,王韶得以再次逼走不合作的郭逵(大家可以算算已经有几任秦凤路主帅因为与王韶不和而被调走了),改由吕公弼(1007-1073)接任统帅职务。如同前任同僚,吕公弼也不认同王韶以部属身分架空统帅权限的行为。不过,他仅以消极作为抵制王韶,两人并未发生激烈冲突。是故,王韶得以集中精神,全心投入计画已久的拓边事业。

金戈铁马逐功名

端赖于政治盟友王安石的坚定支持,王韶一面与直属长官斗智斗力,一面则专心落实自己镇抚蕃部、贸易赚钱、募民开垦「三位一体」的拓边计画。在担任营运处长四个月之后,王韶回报蕃部有力首领俞龙珂(后改名包顺)、旺奇巴愿意投效朝廷,取得初步的拓边成果。熙宁五年(1072)夏天,王韶又写信给盟友王安石,宣称他已替宋廷「开拓土地一千两百里,招纳三十余万人」。[12] 不过,王韶并不以这一点小成就为满足。对于热切希望获得升迁的王韶来说,他要的是一场能扬名天下、建功立业的重大胜利。

同年闰七月,王韶透过王安石向神宗报备,他即将讨伐困扰宋廷许久的吐蕃大首领木征一族。事实上,早在报告的一个月之前,王韶就已经开始讨伐不服从的吐蕃各部。当时,吐蕃军凭恃险要的地形摆开军势,王韶为了逼迫对手迅速决战,故意率军进入险地,紧邻敌军布阵。

由于吐蕃军占有地利之便,交战之初,宋军呈现受到对手压制的劣势。为了鼓舞士气,王韶下令全军「敢言退者斩」,更亲自披甲持剑率军反击。受到王韶激励,宋军一时士气大振,顺利击破吐蕃军队。之后,王韶更乘胜追击,一口气拿下蕃部的重要都市武胜军。[13]

听闻王韶取得了如此重要的战果,神宗登时龙心大悦,开始希望能乘势「收复」所有被吐蕃诸部佔领的「汉唐旧土」。同年十月,宋廷将武胜军改名熙州,更正式宣布成立一个新的路级行政区:熙河路,并以王韶担任熙河路战区统帅。从担任战区统帅的祕书官,到晋升为战区统帅,王韶只用了短短不到四年的时间。

然而,此时的王韶实为「光桿司令」,原因在于熙河路辖下虽有四州一军(熙州、河州、洮州、岷州、通远军),河、洮、岷三州此时都还是吐蕃各族的领土。「想要当个名实相符的统帅吗?那就把这些土地拿下来吧!」神宗一面以此激励王韶,同时也向吐蕃各族与国内的反对派表明「收复」这些土地已是宋廷的既定政策,最好早点放弃无谓的抵抗与杯葛。

熙宁六年(1073)春,王韶进兵讨伐不服蕃部,顺利攻下另一座重要据点河州。同年秋天,王韶再次发动征讨蕃部的战役。历时五十多天,翻越了无数的崇山峻岭,王韶接连攻占了蕃部重镇宕州、岷州、叠州、洮州等都市,将宋廷的前线向西推进千里有余,堪称是宋代自太祖(927-976,960-976在位)建国以来,最为成功的军事胜利之一。

为此,王安石等宰辅大臣接连上表,恭贺神宗缔造这个重要的里程碑。而为了表彰王安石在这段期间对于拓边计画的大力支持,神宗也特别当着众多臣僚的面,解下自己的玉带送给安石,并当众称讚他:「如果不是你再三坚定我用兵的决心,今天我们没办法达成如此伟大的成就!」[14]

古人的职场求生术(一):金戈铁马逐功名 (下)
宋代的皇帝绘像只要有画出全身,经常可见腹部之上围着一条衣带,可见此条衣带似乎是当时服饰的固定配件。神宗送给安石自己的贴身玉带,实有将安石视为心腹之意。(图片取自中文维基「宋仁宗」条目。)

至于实际在前线浴血奋战、取得赫赫战功的灵魂人物王韶,也在王安石的建议与争取下,得以一路加官进爵。就在攻克河州之后,王韶立即获得朝廷晋升官职,从七品官的右正言(月薪20贯)升为六品官的礼部郎中(月薪35贯)。其后,王韶又因攻占宕、岷、洮等州的功绩,再次晋升为四品官的左谏议大夫(月薪40贯)。距离王韶起初担任祕书官的官品、薪水(着作佐郎,月薪17贯),相差已有数倍之多。不过,王韶此时尚未达到他的事业顶点。在攻顶之前,王韶还必须克服最后一道严峻的考验。

古人的职场求生术(一):金戈铁马逐功名 (下)
此图是笔者根据谭其骧《中国历史地图集:宋‧辽‧金时期》中所载宋徽宗政和元年(1111年)的熙河路地图改绘而成。图中双圈标记的城市为各路首府,单圈标记的城市为宋廷原本的前线基地,蓝色实心圆点标记的城市(含熙州)则为王韶替宋廷攻占或建设的新领土。
黎明之前最黑暗

即便王韶的官职伴随着功劳节节晋升,朝廷内外对他的批评、阻挠却从来没有少过。熙宁五年夏天,王韶才刚率军攻下武胜军,国防副部长吴充(1021-1080)却批评军事行动花费甚大,建议神宗只须确保木征服从宋廷的领导即可,不用直接将蕃部的土地收入版图。不消说,这个建议,当然马上被希望开疆拓土的神宗严正拒绝。

一年后,已升任国防副部长、昔日曾帮助过王韶的蔡挺,也对神宗批评王韶指挥的战事杀人太多,甚至隐有支持王韶的僚属景思立(?-1074)如法炮製,以营运处长(洮西安抚使)一职架空王韶权力的嫌疑。蔡挺之所以会想和王韶保持距离,一方面是因为朝廷内外对王韶的批判实在过于猛烈,若跟王韶站在同一阵线,很可能会像王安石那样成为众矢之的。另一方面,蔡挺的儿子蔡朦此时正好在西北前线任官,却在家书中抨击王韶修筑城池、进讨蕃部等举动多有失误。权衡之下,蔡挺决定打安全牌,与多数人一同站在王韶的对立面。

得知昔日的恩人现在居然反对自己的拓边计画,想必王韶的内心应该是相当失望吧。更令人感到讽刺的是,蔡挺自己就是凭藉军功,才得以担任国防副部长之位,现在居然有脸宣称打仗会杀伤人命。面对来自国防部的压力,王安石曾忍不住再次对神宗发出抱怨:「王韶并不害怕在前线为国家冲锋陷阵,只是担心政敌在背后扯他后腿。」[15]

也正因为如此,之后才有神宗当众赏赐王安石玉带、象徵全力支持王韶的政治表演。然而,批评的声浪并未因此消失。王韶为了自力救济,不得不开始思考该如何强化总裁(神宗)、执行长(王安石、蔡挺等宰执)们对自己的信任。

熙宁七年春,王韶为了缔造更大的事功,开始规划设立对夏国用兵的桥头堡。由于夏国并不像吐蕃诸部内部分裂,战力又十分精强,可想而知,对付夏国的危险性更高,也容易引起更大的反对声浪。为了安抚神宗的疑虑、平息执政大臣们的抨击,王韶请求神宗派遣宦官,或是指派王安石、蔡挺的亲属来他的统帅部任职,形同以皇帝或执政大臣的亲信担任监军。

王韶并不是不清楚若朝廷真的指派监军来到统帅部,将会对自己执行公务造成严重妨碍。然而,比起自己的职权受限,王韶选择将获得神宗与有力大臣的完全信任,设为最该确保的优先事项。再者,如果神宗真的派遣宦官或宰执子弟前来任职,这也意谓着王韶与神宗、宰执们建立起吴越同舟、祸福与共的特殊连结。是故,这个提议对王韶来说并非全无好处。虽然这个计画最后被王安石否决,神宗却依然派遣亲信宦官到前线参与军政,实则清楚体现了边区主帅统兵在外,经常得面临「获得主管信任」与「维护自身权限」难以两全的职场困境。

古人的职场求生术(一):金戈铁马逐功名 (下)
宋代的宦官虽然不像汉、唐、明三代为祸甚巨,却仍经常被皇帝派往前线收集情报,甚至可以参与统兵作战,实则拥有不容忽视的庞大权势。(图片取自中文维基「李连英」条目。)

就在此时,王韶的僚属景思立沉不住气,中了敌对蕃部的埋伏,战死于最前线的踏白城。更糟的是,敌军更乘胜围攻宋廷新拿下的河州城。有鑒于此,另一位反对拓边的国防副部长吴充便见缝插针,再度建议神宗放弃王韶所攻占的岷州。景思立的挫败,也使得神宗的态度开始摇摆不定。为了挽救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功业,王韶不顾神宗要求不得轻易反击的命令,火速回师进讨敌军,激战数阵之后,顺利迫使困扰宋廷许久的吐蕃有力首领木征(?-1077,后改名赵思忠)率众投降。

接获捷报的神宗,霎时便转忧为喜。为了奖励王韶立此大功,神宗先将王韶升为三品官的礼部侍郎(月薪55贯);不久之后,又破格拔擢王韶担任国防副部长(二品官,月薪200贯)。至此,王韶不仅以45岁之龄,出任神宗朝最年轻的国防副部长,[16] 从他开始做官到爬到人生最高峰,只用了17年的时间。若是只算他从担任前线祕书官,到升为副部长的时间,更是只花了短短6年,实可说投入战事,成为王韶迈向事业顶峰的终南捷径。

历史,原来我们这幺近

即便已经过了一千多年,有些人性却从未发生改变。我们以为古人与我们之间毫无关係,却没发现原来我们的思考模式,仍是如此接近。在这篇文章,大家可以发现如同今日,通过国家考试、成为公务员,仍然是宋代读书人的求职热门选项。不过,由于当时的官僚体系逐渐趋于饱和,就算你是通过科举窄门的优秀人才,依然得按照年功序列,依次晋升。否则,就是你能因应时势,选择一条较少竞争者迈上的航道,设法突出自己的个人价值,以此获得伯乐的赏识。

本文的主人公王韶,看準了在历经对夏战争之后,朝廷将迫切需要擅长国防议题的人才,便在任官陕西期间,积极留心对抗夏国的国防策略。也是上天眷顾王韶,他遇到了赏识自己意见的总裁(神宗)与有力的政治盟友(王安石)。此后,王韶得以大展鸿图,仅花费短短6年时间,便凭藉着战功,从小小的祕书官一路直升到国防副部长。

俗话说:「福兮祸所伏。」平步青云,有时未必如多数人所想像的一定是件好事。担任国防副部长之后,王韶今后的战场,从枪林弹雨的对敌前线,一下转移到尔虞我诈的议事会场。从此,王韶要面对的不再是抡枪舞剑的勇猛敌人,而是精通「办公室政治」的「温文」同僚。在下一篇文章,笔者将向各位介绍两种职场转换之难,以及若是工作时不懂「人和」的重要性,将会面临多幺严重的窘迫处境。

古人的职场求生术(一):金戈铁马逐功名 (下)
前线与庙堂,实为两种不同类型的人生战场。想要在后者待得舒适,比起军事才能,或许精通所谓的「办公室政治」更为重要。(图片取自英文维基「Cabinet Room (White House)」条目。)
注释

[9] [宋]李焘撰,《续资治通鉴长编》(北京:中华书局,2004点校本),卷233,熙宁五年五月乙巳,页5665。

[10] [宋]丁传靖辑,《宋人轶事彙编》(北京:中华书局,2003点校本),卷11,页540-541。

[11] 《续资治通鉴长编》,卷252,熙宁七年四月,页6170。

[12] 《续资治通鉴长编》,卷233,熙宁五年五月,页5654。

[13] 《续资治通鉴长编》,卷237,熙宁五年八月,页5764。

[14] 《续资治通鉴长编》,卷247,熙宁六年十月辛巳,页6022-6023。

[15] 《续资治通鉴长编》,卷241,熙宁五年十二月,页5886。

[16] 在神宗朝,担任国防副部长的平均年龄大约是56岁,相当于王韶提早十年登此大位。见拙作,《以儒为帅:北宋统兵文臣传统的建立(1004-1085)》(台北:国立台湾大学历史学系硕士论文,2014),页111-112。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