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人的职场求生术(一):金戈铁马逐功名 (上)

每到农曆年后及毕业时节,随着希望转换跑道的受薪阶级与毕业生们前仆后继地勇敢投入,就业市场经常于此时涌现一波庞大的求职热潮。然而,在多数求职者的眼中,台湾最近几年的职场环境显然难称理想。也因此,在网路乡民朋友的键盘抨击之下,「鬼岛」(对台湾高工时、高房价、低收入等怪现象的自嘲)、「惯老闆」(意指一味要求员工提升产值,却吝于提供员工福利的企业主)、「22K」、「温拿」(Winner)、「鲁蛇」(Loser)等新世代的网路用语纷纷出笼,实则反映了时下多数受薪阶级所拥有的共同烦恼。

正当我们感叹今不如昔、日子似乎越来越难过的同时,大家有没有想过古代的职场环境,究竟是副什幺模样?以前的人在求职、乃至于开始就职之后,他们会面临到哪些工作上的困难?又会依靠什幺样的技巧,在职场的现实夹缝中试图求得生存?俗话说:「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当生活在现代的我们遇到困境时,不妨回头看看若是古人遇到类似的情形,他们会如何应对。「古人的职场求生术」系列,就是希望能替在职场生活中感到迷惘的读者朋友们,提供可以做为参考的历史个案分析。

当然,由于时空环境不同,古人用以解决当下问题的做法,不见得能生搬硬套地运用在我们现在所面临到的问题。不过,如果各位能从这些故事中得到些许娱乐或启发,这将是笔者至高无上的荣幸。为了帮助大家更容易理解历史情境,以下笔者将会使用不少现代政治与职场的常用名词借指古代的官职或事件。现在,就让我们回到近一千年前的宋代,看看本系列作的第一位主角-王韶(1030-1081),是如何在高度竞争的职场红海中单骑突围,脱颖而出!

古人的职场求生术(一):金戈铁马逐功名 (上)
正当许多乡民感慨现在的工作「钱少事多离家远」的时候,大家有没有想过当古人面临相似的问题时,他们是如何寻求解决之道?(图片取自中文维基「上班族」条目。)
主要人物介绍

在开展正文之前,笔者以下将先简单介绍13位本作重要的登场人物,使大家能在阅读本篇之前,对当时的时空背景有个概略性的认识。

王韶(1030-1081):本作主角。以主张镇抚吐蕃诸部的《平戎策》获得神宗与王安石拔擢,并将取得战功视为飞黄腾达的终南捷径。

蔡挺(1014-1079):王韶的昔日长官,对其多有照顾。凭藉战功成为国防副部长(枢密副使)。

宋神宗(1048-1085,1067-1085在位):宋代第六位皇帝。支持王安石推动「熙宁变法」,希望有朝一日能消灭辽、夏两国,替祖宗洗刷耻辱。

王安石(1021-1086):王韶的政治盟友。以行政院首长(副相、宰相)的身分,坚定支持王韶的拓边事业。

孙永(1020-1087):王韶的直属上司,对《平戎策》持反对态度。后因战事失利遭到调职。

李师中(1013-1078):王韶的直属上司,孙永的继任者。由于反对王韶的拓边计画,在王安石的运作下,遭到调职处分。

文彦博(1006-1097):当时的国防部长(枢密使)。率领国防部(枢密院)官员坚决站在王安石、王韶的对立面。

窦舜卿(生卒年不详):王韶的直属上司,李师中的继任者。由于反对王韶的拓边计画,在王安石的运作下,遭到调职处分。

韩缜(1019-1097):王韶的直属上司,窦舜卿的继任者。虽然积极配合王韶行动,却因为惩处部属过当而遭到调职。

郭逵(1022-1088):王韶的直属上司,韩缜的继任者。由于反对王韶的拓边计画,在王安石的运作下,遭到调职处分。

吕公弼(1007-1073):王韶的直属上司,郭逵的继任者。虽然并不支持王韶的行动,并未积极予以杯葛,两人得以相安无事。

吴充(1021-1080):国防副部长。批评王韶主持的军事行动花费过多,主张将王韶攻占的领土还给吐蕃诸部。

景思立(?-1074):王韶的部属,与蔡挺往来密切。后因对吐蕃作战中伏,战死。

当官之后,战斗才真正开始

王韶,字子纯,生于宋仁宗天圣八年(1030),江南东路江州德安县(今江西省九江市德安县)人。关于王韶的青少年时代,现存史料语焉不详,只知道他年少时,与现代许多离乡背井的学子一样,曾离家到邻路(淮南西路)的大城市舒州(今安徽省安庆市潜山县)读书求学。[1]

对于当时许多学子来说,读书求学不单只是为了获得知识,更是具有「能找到好工作」这样的实用目的。与今日相似,当时许多读书人心中的「人生胜利组」,就是录取国家考试(科举),成为待遇稳定的国家公务员(官员)。

古人的职场求生术(一):金戈铁马逐功名 (上)
自从设立科举制度之后,中举做官便成为许多士子心中的就职首选,也连带强化了「学而优则仕」的价值观念。(图片取自中文维基「科举」条目。)

不过,如同近年来国考录取率屡创新低一般,到了王韶身处的北宋中期,由于应考科举的人数逐年成长,但是政府职缺并没有相应增加,使得科举的录取率极为低落。很幸运地,王韶在他28岁那年就顺利中举。比起许多同年录取的同期们,算是相对年轻。[2]

附带一提,许多为大家所熟知的宋代人物,如日后被称为「唐宋八大家的」苏轼(1036-1101)、苏辙(1039-1112)、曾巩(1019-1083),被尊为「北宋五子」的张载(1020-1077)、程颢(1032-1085),以及被打入《宋史‧姦臣传》的吕惠卿(1032-1111),都是这一榜的新科进士,实可一窥该年科举竞争之激烈。

好不容易挤进科举这道窄门,等待着王韶一行人的,却未必是个前途光明的仕宦生活。就算宋廷的统治疆域再怎幺大,能提供的职位再怎幺多,在已经立国近一百年的当时,政治核心或是待遇较好的职务早已有许多人卡位。像王韶这种刚通过科举的菜鸟新人,只能按照年功序列,从最基层的职位(当时称为「选人」)开始缓慢升迁。

既然升迁看重年资,那是不是做官之后,只要每天喝茶看报纸,耐着性子坐等升为中级主管,然后宣布退休、爽领退休金就可以了呢?很可惜,对于这些初入仕途的新人来说,他们才刚脱离科举窄门,便又一头撞进官场这个竞争激烈的巨大红海。想要获得晋昇的先决条件,就是你的定期考绩不能够太难看。

此外,由于参加升等考试(没错,又要考试)需要获得好几位上司联名推荐,因此你做人不能太失败(起码不能得罪太多长官),否则连获得推荐的资格都没有!好不容易获得合格的考绩与上司的推荐,若是升等考试没通过,想要升迁,又得再等待下一次的机会。苏轼就曾开玩笑地说过:「今天的官员为了升官,就连杀人这种事都做得出来!」[3] 可见当时官员寻求升迁之艰辛。

古人的职场求生术(一):金戈铁马逐功名 (上)
苏东坡所说「今之君子,争减半年磨勘,虽杀人亦为之」一语虽是戏言,却反映了当时官场的晋升车道仅能保持低速行驶,甚至开始出现停滞不前的「塞车」现象。(图片取自中文维基「苏轼」条目。)
蓝海策略:人少的地方有捷径

镜头回到王韶身上。且说王韶释褐为官之后,一开始也只是担任主簿、司理参军这类基层官员。不过,王韶并不是安于依循资格缓慢升迁的人。他有才华,更有希望功成名就的事业野心。因此,他一面担任地方官,一面把握机会参加中央的特殊升等考试(制科)。不同于苏轼、苏辙兄弟在中举四年后便顺利通过制科,王韶却屡试不中,只能继续依循正规管道缓慢晋升。在王韶投身官场将近十年之时,一次寻常的职务调动,却意外地改变了王韶的一生。

某日,王韶接到改任耀州司户参军(仍是基层官员)的调动命令。[4] 耀州(今陕西省铜川市)位于宋廷对抗夏国的前线鄜延路,而过去曾相当照顾王韶的上司蔡挺(1014-1079),此时也正在隔壁的环庆路担任战区统帅(经略安抚使)。审时度势之后,王韶决定以困扰宋廷许久的对夏关係,作为下次应考制科的準备方向。

是故,王韶一到新的职位赴任,便把握机会拜访了这位昔日的老长官,藉机表示自己虽然数次参加制举未过,接下来想搜集西北前线的国防资料再次应考。听闻此言,蔡挺也很够意思地将档案室的相关资料慨然相借。就这样,王韶在前线任职期间,认真地思索宋廷接下来该採取的国防战略,努力蓄积着自己的实力。[5]

古人的职场求生术(一):金戈铁马逐功名 (上)
此为宋徽宗政和元年(1111年)的宋廷西北各路形势,图中的城市为各路首府。王韶任官陕西之时,熙河路大部分的土地仍为吐蕃各部的领土。笔者改绘自谭其骧主编,《中国历史地图集:宋‧辽‧金时期》。

在耀州当官的任期一结束,王韶便依照惯例,回到首都开封等待新的职务任命,并準备再次参加制科。此时,宋廷的领导阶层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世代交替:体弱多病的英宗(1032-1067,1063-1067在位)突然去世,改由刚满20岁、血气方刚的神宗(1048-1085,1067-1085在位)继位。有道是:「机会,是留给準备好的人。」这一次的制科虽然因为英宗的去世而停办,王韶出头的机会,却也悄悄地来临了。

朝中无人莫做官

神宗其人,苏辙称其「有对内励精图治、对外讨伐敌对邻国的志向。」[6]其登基后不久,便大力支持王安石(1021-1086)推动经济、军事、教育等一系列的制度改革(史称「熙宁变法」)。就在此时,王韶把握住机会,进呈一份名为《平戎策》的奏议给神宗。

在《平戎策》中,王韶主张如果宋廷希望消灭夏国,应该先镇抚位居宋廷、夏国之间的吐蕃诸部。由于吐蕃诸部当前内部分裂,缺乏统一的政治中心,正是宋廷可以投入经略的恰当时机。等到宋廷足以有效控制吐蕃诸族之后,未来可以指挥他们一齐攻打夏国。[7] 简言之,王韶的经略计画,还是不脱中国常见的「以夷制夷」思想套路。

古人的职场求生术(一):金戈铁马逐功名 (上)
以「富国强兵」为职志的宋神宗赵顼,不仅大力支持「熙宁变法」,更意外造成持续数十年的「新旧党争」,对北宋中晚期的政局可谓影响深远。(图片取自中文维基「宋神宗」条目。)

从国防的角度出发,王韶的分析其实具有一定的道理。当时,宋廷虽然与夏国维持表面上的和平关係,檯面下却是大小冲突不断。夹在两国之间的吐蕃诸部,自然也成为「零和外交」的角力场。

值得注意的是,王韶并非宋代提出「以夷制夷」之策的第一人。比起前人,王韶的优势,在于他服侍的公司总裁神宗热切希望「收复」被辽、夏等国佔领的土地,也有坚定的意志支持对外用兵。是故,王韶的奏议进呈神宗之后没有多久,神宗便积极地对王韶的计画表达支持之意。

除了神宗之外,时任行政院副院长(参知政事)的王安石也相当欣赏王韶的论点。对于王安石来说,「强兵」本来就是变法运动中极为重要的一环。再者,面对政敌强烈的反对声浪,安石也正迫切需要拿出点成绩堵住众人的悠悠之口。

是故,王安石相当欣赏王韶的才气与胆识,原本有意让他担任变法事业的助手(检正官)。然而,王韶主动表示愿意前往前线投入拓边事业。为了给王韶实践计画的职务与权限,神宗将王韶派往距离吐蕃诸部最近的秦凤路,名义上担任秦凤路战区统帅的祕书官(机宜官),实则亲至边区评估执行计画的可行性。

古人的职场求生术(一):金戈铁马逐功名 (上)
王安石与王韶都是江西人,也都对宋廷当前的局势感到不满,希望有所作为。是故,两人得以一拍即合,成为彼此政治事业的坚定盟友。(图片取自中文维基「王安石」条目。)

王韶抵达新的任所之后,便立刻拜会直属长官(秦凤路统帅)孙永(1020-1087),向其推销自己的拓边计画。不料,孙永并不支持王韶的意见,甚至还上奏神宗,主张王韶的计画完全不可行。对于对外态度较为保守的大臣来说,仁宗朝的对夏战争旷日废时、劳民伤财;今日的宋夏关係虽然无法完全令人满意,却仍能维持檯面上的和平状态。因此,不到万不得已,他们并不支持这种形同向夏国挑衅的冒险行为。

虽然王韶无法得到主官的背书,运气似乎站在他这一边。不久之后,孙永便因为战事小有失利,而遭调职。[8] 趁此机会,王韶不仅向朝廷回报《平戎策》完全可行,更提出了一份完整的拓边计画书:在当地招纳吐蕃各族的同时,另外成立官方营运的贸易办事处,藉此主持商业活动,以此获利;然后再用赚到的钱招募人民前来开垦荒地,使其成为镇抚当地的民兵,增加前线可以动用的武力。

按理来说,这个计画就算无法达到自给自足,若是营运得当,应该能减轻宋廷不少负担,没有理由不予推行。因此,神宗与王安石决定任命王韶担任业务组长(提举秦州西路蕃部及市易司),负责主持此事。不过,这个计画很快就遇到来自秦凤路新任统帅李师中(1013-1078)与国防部(枢密院)的双重压力。

从李师中的角度来看,王韶就职位上仅是自己的部属。不过,这个部属不仅是由总裁(神宗)亲自指派空降、得到执行长(王安石)的大力支持,更积极提出国防、经济方面的拓边计画,隐然有架空自己主帅权限的迹象。李师中原本想支持王韶的提案,但该案却又无法得到多数僚属的认可。站在捍卫自身威信、维持团队和谐的立场,李师中最后决定站在王韶的对立面。

除了前线长官的反对之外,国防部的意见也不容忽视。各位要知道,宋代的行政院(中书)与国防部的关係,并不像我国是属于上下隶属关係。在宋代,行政院与国防部的地位平起平坐,并称「两府」。而当时,相较于行政院副院长王安石对王韶的全力支持,以国防部长文彦博(1006-1097)为首的枢密院,则是支持李师中,反对王韶的计画。甚至,文彦博还对王韶拥有可以绕过主官李师中、直接与神宗报告的权限发出不平之鸣(有当过兵的读者朋友,应该可以了解军方非常讨厌越级上报)。

古人的职场求生术(一):金戈铁马逐功名 (上)
不同于我国行政院与国防部是属于上下的隶属关係,宋代的中书与枢密院是地位相近、互不统辖的两大执政机构。(图片取自英文维基「The Pentagon」条目。)

各位可以试着思考看看,如果今天你是必须做出决定的宋神宗,一方是你所提拔、希望改变现状的王安石与王韶,另一方则是辈分较高、态度相对保守的文彦博、李师中等人,你会选择听从哪一边的意见?

►古人的职场求生术(一):金戈铁马逐功名 (下)

注释

[1] [宋]吕南公撰,《灌园集》(台北:台湾商务印书馆,1983),卷20,〈傅野墓誌铭〉,页187a。

[2] 王韶中举的嘉祐二年(1057),宋廷录取了近400名进士。因为史料残缺不全,笔者目前只搜集到81人的资料。其中,若是扣掉生卒年不详的样本,以资料相对齐全的22人进行计算,该年的中举平均年龄大约是30岁。不过,由于有效样本数过少,此处数字仅供参考,尚待更多资料加以佐证。

[3] [宋]邵伯温撰,《邵氏闻见录》(北京:中华书局,1983点校本),卷12,页128。

[4] [宋]赵汝愚编,《宋朝诸臣奏议》(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9点校本),卷141,〈上神宗论进筑河州〉,页1590。

[5] [宋]魏泰撰,《东轩笔录》(北京:中华书局,1983点校本),卷5,页56。

[6] [宋]苏辙撰,《栾城集》(北京:中华书局,1990点校本),卷47,〈进御集表〉,页824。

[7] 《宋朝诸臣奏议》,卷141,〈上神宗论进筑河州〉,页1590-1591。

[8] [宋]苏颂撰,《苏魏公文集》(北京:中华书局,1988点校本),卷53,〈资政殿学士通议大夫孙公神道碑铭〉,页800-801。苏颂虽然宣称王韶此时是「布衣」(平民)身分,但是王韶既有进士功名,也曾担任过官职。是故,苏颂的说法其实并不正确,很可能是为了贬低王韶,而特意採用此种写法。


Related Posts